分类
外汇交易基础入门篇

关于投资者的保护问题

北京某购物商场内的瑞辛咖啡店。 (© Mark Schiefelbein/AP Images)

关于投资者的保护问题

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一直以来都是我国证券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特别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也给监管层加强投资者权益保护带来更多启示。这场金融危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投资者保护和教育的危机,是投资者对金融市场发展信心的危机。中国的投资者保护制度虽已日趋完善,但这项工作仍任重而道远。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目前证券投资者保护制度已成为许多国家或地区证券市场体制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其主要作用就是为在金融风险中遭受损失的投资者提供补偿,减少个体损失,从而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维持公众对金融体系的信心,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的发生,并成为自律监管体系的补充。在海外成熟资本市场上,投资者权益保护都受到了充分的重视。
1970年,美国国会制定了《证券投资者保护法案》,并依据该法案建立了“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SIPC);1986、2000年,英国分别颁布了《金融服务法案》和《金融服务和市场法》,并于2001年成立了“金融服务补偿计划有限公司”(FSCS);1970、2000、2001年,我国香港地区分别制定了《证券条例》、《金融服务和市场法》和《证券及期货条例草案》,依据这三大法案,香港地区于2002年建立了“新投资者赔偿基金”。
由上可见,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权益,成熟证券市场的国家专门就投资者保护基金的相关事宜做出法律规定,为这些国家投资者保护基金的良好运行提供了法律支撑。大量理论与实证研究表明,一国或地区投资者保护越好,资本市场也就越发达,抵抗金融风险的能力就越强,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也就越大。
相对于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国外成熟市场而言,我国证券市场只能说仍处于成长的初期,因此,投资者保护问题在我国也就具有更强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中国证监会在着力强化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的同时,始终将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作为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培育市场股权文化理念、强化股东对上市公司的约束、引导上市公司增加投资者回报、有效打击证券违法犯罪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针对创业板高风险的特点,推出了创业板市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在保护了投资者权益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而随着2005年9月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的成立,中国证券市场投资者保护工作又开启了新的一页。这家注册资本63亿元的国有独资公司,就此成为中国证券市场投资者的首把“保护伞”。成立四年来,保护基金从自身的职能定位出发,在加强市场监测、强化投资者服务、评估投资者保护状况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推出了系列新举措,初步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投资者保护制度。
经过不断实践,我国已基本形成由国家法律法规和行政保护、投资者自我保护、市场自律保护与社会监督保护相结合的多层次投资者保护体系。 关于投资者的保护问题
但是,我们仍然要看到,中国证券市场仍然是一个新兴的市场,投资者以散户为主。投资者保护工作需要从不同层面共同努力,既要不断完善证券投资者保护的内部机制,又要继续深化投资者保护的外部环境,例如进一步完善金融创新的监管环境、加强行业组织的自律环境以及优化投资者保护的司法环境等等。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清楚地认识到,建立和完善适合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证券投资者保护制度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投资者保护是一项长期的系统性工程,是证券市场各类主体的共同责任,需要大家的共同参与和共同努力。

美国采取行动保护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

Woman and two children sitting inside a coffee shop underneath a round sign with a deer logo (© Mark Schiefelbein/AP Images)

北京某购物商场内的瑞辛咖啡店。 (© Mark Schiefelbein/AP Images)

这项建议于8月6日公布,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保证中国公司与其他在美国交易所上市的外国公司同样遵守公示的要求,其中包括向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提供根据美国法律进行审计所需要的渠道和信息。

证券投资者保护制度评价报告(2021)

《证券投资者保护制度评价报告( 2021 )》(简称《报告》)共计 2.58 万字,延续了既往年度的评价框架,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证券投资者保护制度体系建设情况主要梳理了 2020 年资本市场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等的制定修订情况,对其中意义重大且与投资者权益保护密切相关的内容进行归纳;第二部分从证券投资者享有的各项基本权利出发,总结归纳中国证监会、各交易所及行业自律组织、证券投资者保护机构及市场经营机构等落实新《证券法》及投资者保护制度相关要求、加强投资者保护的具体情况;第三部分结合证券投资者保护制度体系建设与落实情况、投资者的真实满意度调查数据,对 2020 年度投资者保护制度体系建设与落实效果做出综合评价;最后一部分对完善投资者保护制度体系、提升制度落实质量、充分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提出完善建议。

二是 2020 年最高法协同证监会细化完善了新《证券法》确立的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近年来不断完善,我国资本市场对中小投资者权益救济的做法获得国际证监会组织肯定。

三是 2020 年监管部门以注册制改革为牵引,统筹推进配套规则的制定,强调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压实相关主体责任、强化处罚力度,为注册制的顺利实施夯实制度基础,保证投资者合法权益免受侵害。

五是 2020 年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证监会统筹、系统各单位协同配合,抓实抓好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工作,投资者满意度调查数据显示,被调查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质量的满意度连续三年稳步上升。

六是在各方的不懈努力下,被调查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投资者权益保护总体表现的满意度连续四年上升,对 2020 年上市公司决策参与权、知情权和投资收益权保护表示满意的被调查投资者占比均超过 50% ,其中对知情权保护的满意度提升最明显。

八是被调查投资者对 2020 年证券公司投资者权益保护的满意度大幅上升至 72.9% ,但证券公司系统稳定性、对投资者信息安全的保护问题值得关注, 2020 年投资者因上述问题进行投诉的数量占比较上年明显增加。